您的位置:我得杂志网 > 新闻中心 > 杂志文章 > 颜面智能:“南浔工厂”背后的信任反转
颜面智能:“南浔工厂”背后的信任反转
2019-11-11  我得杂志网
8月底,马斯克赴沪,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综合验收合格。此时,距项目拿地不到12个月。较常规汽车工厂18-24个月的建设周期,这种“中国速度”被马斯克惊叹为“疯狂”。

同期,纪录片《美国工厂》在社交网络上火热。福耀玻璃老板曹德旺尽管无比佛系,仍在感慨“美国工人效率低,产出低,不能管”。

同为制造业,生产基地的选址对特斯拉和福耀玻璃都至关重要。它们有着或同或异的选址逻辑,并将经受由此产生的一系列影响。

在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疯狂建设”期间,颜面智能(苏州)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颜面智能”)正在上演“疯狂搬迁”。

与声名赫赫的特斯拉和福耀玻璃相比,颜面智能的“南浔工厂”故事,或许更有“平民温度”:产业逻辑的约束、效率的压迫、信任的缺失……

 

清晰的逻辑与残酷的现实

颜面智能虽是精密加工领域“新人”,但以CEO王力为代表的创始团队却都是浸淫制造业多年的“老兵”。

“兜兜转转,我们这群人发现,除了制造业什么都不会。”王力笑称。玩笑背后是难忘初衷。

“我们也做了几年投资,但越来越理解制造业的强盛对一个国家的重要性。”王力说。

2017年,颜面智能成立。

此时,行业龙头歌尔声学、比亚迪等已是国内外知名的上市公司;同时,由于人工成本增加等因素,一些大制造企业陆续将重心转移到东南亚等地。

颜面智能的机会在哪里?

“中国是第一大手机、汽车生产和销售国的地位不会改变,而5G、新能源等新技术的发展也将给行业带来很大变化,一些大企业的出走恰恰是我们的机会。”王力坚信,只要保证工艺水平,持续降低成本,制造业不该是个利润微薄、灰头土脸的生意。

两年来,颜面智能快速在江苏连云港、盐城、昆山、南通建厂,配备高精加工设备2000余台,搭建了以高端金属零部件加工制造、半导体切割、硅胶及橡胶制品制造为主体的业务框架,具备年承接20亿元以上订单的能力。

强大的研发生产能力、精益求精的加工工艺要求,让颜面智能的规模随订单成几何倍数增长。但是,快速奔跑的颜面智能还是赶不上市场发展的速度,产能满足不了订单需求。

谋求迅速扩张以建立产能优势、降低成本并吸引资本介入的颜面智能,亟需扩大事业版图。

王力开始四处奔走,调查,选址。

颜面智能是深嵌在供应链网络中的企业,在谋划选址时最重要的决策依据是产业逻辑:离上游主机厂近便于承接订单,离周边配套厂商近便于协同。

面对苏浙沪区域主机厂日益增长的订单需求,颜面智能希望在苏通大桥以南建立生产基地。王力介绍,公司现有的生产基地都在苏通大桥以北,离上海等地相对较远。新的选址一定要离上海更近、交通便利,还要有足够的土地空间,完善的配套设施。

选址的逻辑很清晰,但现实很残酷。王力带领团队考察了多个地方,但结果都不理想。

“要么是地理位置不太好,要么是土地空间不够,要么是当地人力成本太高。”王力坦言。

 

与“最不信任的人”合作

快速选址的效率压迫袭来,颜面智能需要寻找外力支持。

2018年年底,华夏幸福杭州区域的产业发展团队联系上王力,提出可以帮助选址。

然而,王力并不热心。

“说实话,我们的每一个工厂都有很大的投入,为稳妥起见我们都是直接跟政府部门对接。对于‘招商型的企业’,我们是最不信任的”,王力说,在他的定性中,这些“招商型的企业”就是“打电话公司”,不能也不会解决任何实际问题。

此前,王力接到过多家产业园区招商人员的电话,“都是打电话沟通的”,一个到工厂面谈的都没有。

今年1月,华夏幸福杭州区域产业发展团队负责人来到颜面智能南通工厂。

实地考察并对接需求后,华夏幸福产业发展团队向颜面智能推荐了南浔产业新城。

南浔地处沪杭苏都市圈,位于长三角城市群的中心腹地,距上海、杭州、苏州等大城市均为100公里左右,是服务长三角大客户的黄金节点和重要枢纽。更重要的是,南浔及其周边正在形成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地,百公里范围内聚集了上汽、吉利、华域、万向等知名企业,以及动力电池、汽车电子、核心零部件等诸多配套企业。

对于已有“刻板印象”的颜面智能而言,实地到访虽然提升了印象分,王力对合作仍然“根本没抱希望”。

由于选址的巨大压力,王力抱着试试的态度,安排人去了解华夏幸福的业务模式、了解南浔产业新城。

在这种“调查”和互动中,颜面智能团队对华夏幸福产业发展团队的专业能力有了更直观地了解。

“他们对机床、3C、汽车零部件等行业的了解不亚于我们,在各个领域都有专家。”王力说,他们甚至能对我们购买哪个型号的机床给出具体建议。

对行业的深刻理解来自多年积淀。华夏幸福产业发展团队核心成员都是来自各个细分产业领域的资深人士。服务颜面智能的两位团队负责人,曾在日立、西门子等公司担任高管多年。

这支高水平产业发展团队站在行业前沿,结合颜面智能发展战略提出布局建议,给王力以极大启发。

专业提升了信任。天平开始向南浔倾斜。

做制造业的务实,促使颜面智能提出了一些很实际的问题:因为有客户订单,需要在年内进场生产;员工进驻南浔,要有安置方案……

王力坦承,提出这些问题是带有“考验”的意思,他并不相信华夏幸福会解决这些问题。

 

“疯狂“的南浔工厂

很快,华夏幸福产业发展团队提出了解决方案:提供过渡厂房,满足快速投产需求,协调在南浔产业新城提供新建厂房用地;员工可以就近安置在产业新城。

王力说,在这个方案中,甚至考虑到公司工程师小孩儿的上学问题。

今年6月,颜面智能与华夏幸福签约,入驻南浔高端智能制造装备产业园。

两个多月后,颜面智能400台精密加工设备搬进华夏幸福提供的近万平米临时厂房。在马斯克的上海超级工厂“疯狂建设”的同时,颜面智能正在进行“疯狂搬迁”。

“这一速度比预期快了近三个月。”王力很庆幸,当时没有因为偏见而错过华夏幸福。因为除了通过这一“刚性考验”,华夏幸福产业发展团队还提供一系列服务,帮助解决了工商注册、水电气、财务、员工安置等问题,让“我们团队可以专注搬迁,尽快投入生产”。

王力说,不到一年,通过不断的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与华夏幸福建立起了很强的信任关系。

如同一个关于获取信任的故事。

美国重金属乐队“范·海伦”每次演出的设备都非常复杂,在跟场地方签合同时涉及大量合作细节。为了考验主办方的能力,乐队想出一个近乎于刁难的办法:在厚厚的合同中添加第126条款,在一个非常不显眼的地方,要求在后台休息室放一碗巧克力豆,不允许有任何一颗巧克力豆是棕色的。在他们看来,如果连这项条款都能被完美执行,那么其他条款自然不在话下。

事实上,由于长年专注“为城市导入先进产业集群”,华夏幸福产业发展团队熟悉企业投资选址的各个关注点,不但挑出了所有“棕色巧克力豆”,而且超额满足了颜面智能的各种要求。

王力说,临时厂房将首先满足现有汽车零部件等客户的需求。后期,将建设5.4万平米的新厂房,并将公司总部设在南浔。

在这里,颜面智能将继续发力主攻3c和新能源汽车行业精密零部件的CNC数控精密制造,以及以手机指纹识别等核心芯片的切割、封装为主的集成电路芯片加工。

5.4万平米的新厂房建成后,年轻的颜面智将迈上一个新台阶。

虽然距离“巨头”尚远,但正如每一个零部件对一台机器都必不可少一样,颜面智能也将成为“中国制造”不可或缺的“零部件”,实实在在,行稳致远。

网页地址:http://www.myzazhi.cn/news/pager.php?id=10982
信息编辑:myzazhi  信息来源: 《英才》杂志 点击:35
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文章、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阅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让发行变的更简单让订阅变的更方便